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邓小平表弟小平曾每月寄生活费助其度过艰难搜了

发布时间:2019-10-09 10:03:25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邓小平表弟:小平曾每月寄生活费 助其度过艰难

淡文全和女儿开的淡氏农家乐。

淡文全站在父亲和小平夫妇合影的照片前。

讲述者 淡文全

虽说是小平的表弟,却和小平素未谋面;可提起小平,淡文全却能讲出很多故事。淡文全的父亲淡以兴是小平的舅舅,小平赴巴黎求学,淡以兴全力资助;淡以兴生活困难时,小平也每月寄去生活补贴,两人的关系亲密无间。然而,淡家人并没因特殊身份得到额外照顾,78岁的淡文全,甚至还在帮女儿打理农家乐的生意。“小平表兄让我们自力更生,我不能让他失望。”如今,淡文全四世同堂,过着平淡幸福的晚年生活。他说,自己一辈子是农民,但他乐意当一个好农民。

一幅特意装裱的小平与卓琳的照片上面,写着“要教育和培养好孩子们,自力更生,力求上进,早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也是小平送给淡以兴一家人的箴言。

﹃小平表兄让我们自力更生,我不能让他失望。﹄

寻访

8月1日,广安持续高温,前一天的降雨没有让 气 温 降 下来。广安市协兴镇牌坊新村,187幢川东北民居,掩映在郁郁葱葱的绿树中。

从进村的广场左转钻进一条小巷,再走不远就是淡文全的农家乐“淡氏农家”。白墙黑瓦、红柱飞梁,从外观看完全想不到,这家人身份有什么特殊。

踏入后院餐厅,一张家庭合照挂在正中。小平及夫人卓琳、继母夏伯根都在其中,还有一对夫妇,便是小平的舅舅淡以兴夫妇。看过这张照片才知道,这家人和小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里屋,小平的生活照和淡以兴夫妇的照片挂在一起。还有一幅特意装裱的小平与卓琳的照片,上面写着“要教育和培养好孩子们,自力更生,力求上进,早日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这也是小平送给淡以兴一家人的箴言。

前院,淡文全埋着头,微弓着身子,正忙着倒茶。“淡老,您好。”“你好,你好,我耳朵不好,辛苦你们了。”喊了好几声,淡文全放下水壶,转过身和记者一一握手。

追忆

“我一辈子都是农民,没什么故事。但我乐意当一个好农民,不给小平表兄找麻烦,不要什么特殊照顾。”

虽然坐在自家院子里,但淡文全仍然有些拘谨,“我没上过学,不认识字,不会说话。”

可是说起表兄邓小平,他一下打开了话匣子。给父亲淡以兴汇钱,坚持写来问候的书信,寄来御寒的大衣,教导我们要自力更生……小平的形象生动起来。

淡以兴操着当地口音,语速不紧不慢,就像是和多年不见的老友聊家常。偶尔有乡亲递上烟,他会停下来,微笑着接过来,点上抽两口,再接着讲。

“我一辈子都是农民,没什么故事。但我乐意当一个好农民,不给小平表兄找麻烦,不要什么特殊照顾。”

“67年没见,一见面就关切地说:‘都老了。’小平表兄和嫂嫂卓琳还叮嘱,要教育好孩子”。

淡文全眼中的父亲淡以兴不苟言笑。“他很少主动讲他的故事,也不让我们打听。”尽管如此,淡文全却从父亲那里听到了不少有关小平的事。

“小平表兄很聪明,胆子也大,遇到事情总是一起承担。”淡文全说,论辈分淡以兴是邓小平的舅舅,但两人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邓小平考取留法预备学校,淡以兴拿出家中大洋,给邓小平凑留法费用。

“1985年,我父亲给小平表兄写信,告诉他自己身体不行了,想见小平。”淡文全说,小平胞妹邓先芙很快就回信了,让我父亲保重身体,一旦有时间就来探望他。

1986年,小平到成都,把淡文全的父母接去过年,“67年没见,一见面就关切地说:‘都老了。’小平表兄和嫂嫂卓琳还叮嘱,要教育好孩子”。

“小平表兄给父亲寄钱,一直都是卓琳在操办。我父母总说,享外甥的福了。”

“幺舅舅:八月份生活补助费10元已于八月七、八号寄出。”在淡以兴有关小平的记忆中,卓琳是最重要的一个人。

1958年开始,淡以兴每月都收到小平寄来的生活补助,从最开始的10元,到后来20多元,直到淡以兴去世。1977年,淡家条件艰苦,小平还特意寄来大衣。“小平表兄省吃俭用,帮我们度过了艰难的时光。”淡文全对此充满感激。

“小平表兄给父亲寄钱,一直都是卓琳在操办。”淡文全说,每次寄钱卓琳都不忘写一封信,既是提醒取钱,又在信中叮嘱:幺舅舅,寄钱就是为孝敬您,您保重身体,少喝酒。这封家书让他觉得很温暖。

“10元钱可以过年了。”淡文全印象深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鸡蛋8分钱,一斤大米一角钱,一斤猪肉才三角五。“我父母总说,享外甥的福了。”

老照片故事

小平拖鞋都没换 拉着大家照合影

1986年2月,邓小平来到成都,安排接淡以兴夫妇到成都见面。几十年不见的伙伴,见面都说老了。

邓小平第一次将卓琳介绍给淡以兴。邓小平给淡以兴的信,都是卓琳写的。见到幺舅舅后,卓琳叮嘱淡以兴注意身体,教育好孩子。

两家人闲话家常后,邓小平提议,大家难得见面,一起合个影吧。邓小平拖鞋也没换,就拉着大家在屋外照了这张合影,小平和卓琳、淡以兴夫妇、小平继母、妹妹、孙女其乐融融站到了一起。

淡以兴在金牛宾馆住了一个礼拜。回到广安后,不时向乡亲们讲起当时的故事,他感叹说:“外甥当这么大的领导,还抽空把我接去耍,了不起!”

十年

“小平表兄教育我们要自力更生,我和儿孙都做到了。”

和女儿开农家乐

竞争激烈没挣大钱

十年前,淡文全搬进牌坊新村,和两个女儿一道开起农家乐,取名“淡氏农家”。

如今,十年过去,“淡氏农家乐”并没有脱颖而出。“牌坊新村聚集了50多家农家乐,竞争激烈。”淡文全说,自家的农家乐面积不大,环境也算不上最好,很多团队游客不喜欢来,主要还是做散客的生意。

夏天是传统意义上的淡季,淡文全有些担心。不过他的幺女告诉记者,天气凉快的时候还是经常有游客来吃饭,游客一看是邓小平舅舅家,还会邀请淡文全合影,他都欣然接受。

“总体来说,农家乐挣的钱可以维持基本的家庭开支。”淡文全和女儿仍然觉得满足,“小平表兄教育我们要自力更生,我和儿孙都做到了。”

淡文全的大儿子是龙溪镇一名基层公务员,大女儿在广安市区开了一家照相馆,二女儿和三女儿一起帮着打理农家乐的生意。“虽然平淡,却也幸福。”过去这十年,淡文全喜得重孙,今年已经4岁,他希望重孙能够健康成长,长大后为社会做出贡献。

对话

一生最大的憾事没能见上小平表兄

华西都市报:邓小平一直给您父亲寄钱,关心您的家人,您却没机会见他一面,会不会觉得遗憾?

淡文全:没能见上小平表兄,是这一生最大的憾事。1986年,小平表兄邀请我父母去成都过年,那时我“心里直痒痒”,想跟父母一起去,可惜最后没能成行。不过,现在我衣食无忧,儿女、孙子们各自生活也都很精彩,这也是沾了小平表兄改革开放政策的光。虽然没见到小平表兄,但在电视、报纸上都能看到他,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都很光辉。

华西都市报:小平是您表兄,您有没有想过得到特殊照顾?

淡文全:小平的长子邓朴方回广安时,我在席上给他讲,我一辈子都是农民,老实说当农民是苦了一点,但我不希望给爸爸找麻烦。小平表兄也特意给广安政府交代过,不要对淡家特殊照顾。我知道,小平表兄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把全国人民的生活搞好,怎么把深圳这些沿海经济特区发展起来,我不能做更多事情支持他,就想当个好农民,也是对他工作的支持。

华西都市报:您儿孙满堂,到了享天伦之乐的年纪,为什么还要开农家乐?

淡文全:小平表兄说过要自力更生、劳动致富,我一直记着他的话。2004年,牌坊村村民都搬到了牌坊新村,每家都是两层的中式小洋楼,我就和女儿商量办个农家乐餐饮,靠自己的劳动挣点钱改善生活。每年我都要悼念小平表兄,我想这是对他最好的缅怀方式。于是,我和两个女儿一人出了点钱,农家乐很快就开张营业,转眼间淡氏农家已经开了十年了。

华西都市报:农家乐生意怎么样,特意来看邓小平舅舅家的游客多不?

淡文全:农家乐开起来之后,游客来吃饭,要求合照是常有的事情。作为小平表弟,我都接受邀请。不过很多游客不知道我们家和小平表兄的关系,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两家人这么亲密。现在牌坊村的农家乐竞争激烈,我们的生意只能算一般,不过只要是靠自己挣来的,我都很满足。(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臣 张路延 刘春梅 吴冰清 摄影 张磊)

钢管压管机品牌

摩登代理批发

花花世界加密狗批发

维他命C原料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