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珠三角服装企业转型升级考验周边承接体系

发布时间:2020-12-25 20:23:39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前不久,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专家、广东省经贸委有关官员、清远市政府负责人、中国著名时尚产业经济研究专家同时来到位于清远英德的华侨工业园。在这里,他们进行了一场有关华侨工业园纺织服装产业基地规划的专家论证会。

闻声同往的还有几十家位于珠三角的服装企业负责人。按他们的说法是,《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对于珠三角产业定位高端化,促使他们必须重新为自己的服装工厂寻找新家。然而,这一次珠三角3万多家大大小小服装工厂的搬家历程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样本

珠三角工厂的流浪牧歌

记者从广州驱车抵达英德的华侨工业园,一路高速,全程大致需要一个半小时。“一个半小时车程,还是服装企业向外转移可接受的距离。”严小燕,作为广州昊益制衣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在仔细询问了华侨工业园的规划后作了这样一个基本的判断。

服装产业链条长,工序多。如果一家成衣厂搬出珠三角,短期内不可能所有配套工厂都跟着来。也就是说,这家转移出珠三角的成衣厂很可能需要把自己所需的花边、布料一一运到新的工厂,完成某些工序后,再将半成品运回珠三角深加工。物流时间是必须考虑的关键因素。

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严小燕这半年来走过全国很多园区,主要目的就是为自己的工厂寻找一个新的家。

“这几年珠三角生产成本不断上涨,服装这类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已经不适合再继续留在珠三角。更何况珠三角有了新的定位,现在不走也会被赶走。”严小燕还有一个身份是广州市白云区服装商会的会长。也许,比普通企业家看得更高远,严小燕坐不住了。

然而,严小燕近几个月来全国探访虽然都得到当地盛情迎客,却都没有合自己心思的。“说来说去,还是产业配套跟不上。”走了一圈之后发现,其他地方虽然土地丰富、劳动力低廉,可是都无法给转移出来的服装企业提供加工配套。于是,珠三角的服装企业把转移的视线移回到广东粤东西北。

“虽然在省政府认定的产业转移工业园半数左右都把纺织服装类产业纳入规划,但是承接地政府对传统的服装产业认识不够,在实际招商选资中,却大多首选引进电子信息、通信设备、机械制造等高科技项目,传统型服装产业受冷落,更别说设立专门的服装产业转移园。”严小燕说起这样的亲身体验时很不解。

严小燕的不解是整个珠三角服装企业的不解。这个拥有3万家企业、百万从业人员的产业群体大部分分布于珠三角的东莞、深圳、广州、佛山和江门等地产业集群内,由它们完成的服装产量和出口量多年来在全国位居第一。珠三角转型升级,重点调整劳动密集型产业,服装业应该算是此项工作的重点。然而,在“双转移”过程中,服装业遭受了“冷遇”。今年初,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曾就珠三角服装产业转移中的尴尬境地作了书面调研报告并上报政府部门。该报告经本报披露后一度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实在(在广东省内)找不到更合适的,我们只能流浪到省外了。”一位希望把工厂搬出番禺的企业主说起来有点无奈。

思考

转型时尚产业前的绸缪

著名时尚产业经济研究专家李凯洛当前有一个特殊的身份:《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义务解说员。这位解说员半年来奔波于珠三角各个服装企业主之间,解释规划纲要的机会所在,游说企业们尽快绸缪自己的将来。

刘岳屏也是先知先觉的少数人之一。“3月份我参加了省里珠三角规划纲要的轮训,对珠三角服装业必须进行转型升级的认识才发生了根本转变。”刘岳屏回忆,在那之前,他和他所在的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在向政府部门报送材料或者申请支持时,更多强调着行业对当地就业的贡献,“学习后,我立即告诉协会会员们,按照珠三角未来的定位,珠三角不再是服装加工的乐土,要转型,还要快转型”。

前瞻者的声音已经迅速影响到了企业家的观念。“国家要我们转型,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赶紧想清楚,赶紧行动,是当前珠三角服装企业主的当务之急。”知名服装品牌卡佛莲负责人这样告诉记者。在广州从业十几年的温州商人潘永淼也告诉记者,温州人在广州的服装从业人员有两万多,这些企业转移过程中急需重新寻找更为合适的地方安定下来,“转移首先希望是在省内找到安家之所”。

欠发达地区对于服装产业的认识正在逐步改变。就在截稿时,刚被省政府认定的江门产业转移工业园区宣布将纺织服装业作为园区的三大主导产业之一。

然而,果真采用了产业链条整体转移的“腾笼换鸟”模式,又给珠三角原有的一些产业集群出了难题。“一些集群对于当地经济至关重要,比例最高的比如博罗县园洲镇,纺织服装业对当地经济总量的贡献高达2/3,很多镇即便比例没那么高,很多也占到了1/3的经济贡献。这些企业走了,当地怎么办?”这也是服装业必须研究的问题。

于是,今年以来,刘岳屏、李凯洛等服装专业人士公布了一批产业发展研究报告。这些报告的主要意思是,建议广东省调整政策导向,将服装从大纺织工业中剥离出来,把珠三角服装产业定位为时尚产业,同时将服装产业中生产、加工部分与营销、设计部分分而治理之。

根据这个思路,刘岳屏的团队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挑选两个实验场。“其中一个,我们希望是在珠三角建立一个服装业的时尚总部。”刘岳屏透露,目前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已经在番禺物色了一个处所,试点总部经济。

探索

考验产业还是考验园区

“传统产业怎么转(移),应该有人去研究。”广东省经贸委工业处区毅勇直言,当前有部分地方在招徕发达地区产业转移中进入了一个误区,“把产业转移变成了企业转移”,但实际上,很多传统产业的转移不能一个工厂一个工厂地搬出来,也不能只把一个环节转出来,而是要把一个产业链条一起平移出来,配套也要转出,形成新的产业链。

欠发达地区的产业园区如何形成产业链条?区毅勇的观点就是,建立专业园区。

据清远市方面透露,佛山已经有服装产业集群准备前往清远华侨工业园签署框架协议,尝试推动整体转移。

“承接地通过提前制订产业规划,不仅让产业实现了搬家,更使产业在转移中升级。”刘岳屏进一步阐述,他认为“总部经济+产业转移+转移中升级”理论应该不只适用于服装产业,同样对所有传统产业管用。而像服务产业这类传统产业正是广东“双转移”战略主要动员的对象。

在河源和平县有一个产业转移工业园。这个园区当年与深圳市钟表协会合作,通过产业链条整体引入的方式承接了深圳福田区的钟表产业,在离深圳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山区再造了一个“钟表城”。河源这个园区至今仍是广东产业园区招商圈子里公认的成功典范。

这种自发探索的办法,最近更是得到了广东省官方的支持。今年5月底在梅州举办的广东省“双转移”工作会议,印发了由省经贸委和社科院联合制定的《广东省产业转移区域布局总体规划》。在这份最新的广东产业布局规划中,珠三角产业转移路线图被作了明确的规划,产业以集群的形态在全省重新布局。

广东省经贸委负责人告诉记者,未来推进珠三角产业规划一体化,打破恶性竞争避免产业同质化,主要思路是按照全省产业规划有序扶持产业,推动新的产业集群的形成,优化产业布局。

■记者观察

民间“宣讲团”功不可没

“机会就像小偷,来的时候悄然无声,走的时候令你损失惨重。”

这条短信一直保存在时尚产业研究人士李凯洛的手机里。他现在是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会长刘岳屏带队的民间“宣讲团”队伍的主力,解释《珠三角改革发展规划纲要》背景下“双转移”战略的经济机会是“宣讲团”的主要任务。

“事实上,我们只是动员企业去重新看看珠三角九市的产业定位,那些在市场上厮杀多年嗅觉敏锐的企业自己就掉头去做战略调整了。”刘岳屏告诉记者,经过半年来的“宣讲”,企业实施转移的主动性超出他的预期。早在去年底,广东省服装服饰行业协会做过的一个调研发现,92%的服装企业不愿意从珠三角转移出去,8%则对新家要求相当高。随着珠三角规划纲要深入企业后,越来越多会员开始找到刘岳屏求助。

但相比之下,其他许多行业协会的负责人还没有意识到《纲要》带来的这种变化。李凯洛发现了其中的商机:“我跟企业们说,30年前特殊政策造就当时的一批新贵,现在的政策谁理解好了,谁就是未来30年的新贵。我一说他们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办了。”李凯洛承认自己最近看《南方日报》的频率都高了。

众多中小企业则尤其需要这样的传导效应。在广东,服装产业集群大的就有22个。这类的传统产业集群在珠三角比比皆是。每个集群又集中了成千上万家中小服装企业。他们没有办法也无法直接理解行政命令。这种重要性其实早已受到决策者的重视。去年11月中旬,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广东调研后要求各级政府加强和改善对中小企业的服务,加快建立包括管理咨询服务在内的中小企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也在多个会议上反复强调,要求发动一切力量把政策解读给社会。

自发的民间“宣讲团”已然用实践印证了这些观点。应该说,“刘岳屏”们、“李凯洛”们还不够多,多多益善。

保定儿童医院电话

无锡的治疗早泄专业医院排名

西医治白癜风

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