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法国经济改革马克隆法案被指大杂烩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10:58:34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法国经济改革《马克隆法案》被指“大杂烩”

在法国,备受瞩目的《马克隆法案》真的能成为重振法国经济的灵丹妙药吗?

1月26日~2月6日,《促进经济活动及增长率法案》在法国议会开审。该法案由经济部长马克隆负责制定,因此简称《马克隆法案》。预计在2月10日或11日,《马克隆法案》将迎来议会最终的投票。

在2015年的总统致辞中,法国总统奥朗德情绪高昂,短短数分钟的讲话中“信心”一词反复出现6次之多。政府公布的《2015年经济发展报告》将今年法国经济增长的目标定为1%,外贸出口增长额为5%。

奥朗德的底气源自去年施行的一系列对企业“减负”政策,以期为企业增加活力。因此,一旦“雄心勃勃”的《马克隆法案》获得通过,将“简化有碍法国经济活动的规章”,并为今年政府在劳动力市场、养老等领域的改革提供基础。

不抱希望的《马克隆法案》

1月1日起,“不想惹事”的法国人打起精神适应一系列投入运行的新政策:最低社会保障金和最低工资小幅提高;公务员待遇微有上调;从事夜班、三班倒、重复性工作等“艰苦工种者”将享受额外福利;法定退休年龄被继续推迟到接近62岁;曾经逼跑大批富豪的“富人税”虽然在2月将被取消,但中高收入家庭继续发现自己税单上的数字在上升,可享受的社会福利却在减少。

无论是上述未穷尽的新政策,抑或即将到来的《马克隆法案》都无法令民众信服。今年初的最新民调显示:法国人情绪陷入历史最低谷、大多数法国人对《马克隆法案》不抱希望。他们更在乎的是,自奥朗德执政后,国债数额持续高攀,在去年已突破象征性界限。法国财经媒体《回声报》称2015年国债将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98%。

不仅是民众,法国企业仿佛也结束了与政府短暂的蜜月期,叹息政府改革不给力,没有履行签订责任协议时的承诺。代表企业家与政府谈判的“法国雇主组织与企业运动”(MEDEF)主席皮埃尔·加塔兹公开表示,“领导者不了解企业的苦”。

作为2015年法国经济改革重中之重,《马克隆法案》草案内容自去年年底亮相后,批评声不绝于耳。除了政客的抱怨,企业老板、医生、律师、公证人等这些被视为法国最体面行业的金领也纷纷走上街头罢工抗议。

100多项条款的草案显示了奥朗德政府“谁的奶酪都敢动”的决心,却被民众视为包罗万象的“大超市”。反对党称法案“雷声大雨点小”。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学院的研究员、政治学专家艾迪·富日耶干脆表示,此法是“从旧文件堆里翻出的八十年代的老套路”。

这些批评显示了新法草案在某种程度上缺乏条理和连贯性。经济学家吉尔斯·圣保罗说,草案提出要开放法规管控行业(律师、医生、公证等)的执业条件,发展大客车运输,商场周日开门,但没有触及较此严重千倍的问题关键——养老金融资、公共部门精简等等。新法草案中对于“艰苦工种”等规定更是对企业自由和竞争力的干扰,导致目前许多企业原地不动静待风头过去,这又从一个角度减少了政府对企业减负措施的有效性。

低利率挟持法国经济

法国权威经济研究机构认为,今年法国经济增长率将达到0.8%。专家相对乐观的预测基于今年法国经济有“三驾马车”护航:欧元贬值、石油价格下跌、欧洲央行推出包括收购各国主权债券在内的新货币政策。

法国Coe-Rexecode研究机构负责人米歇尔·迪迪埃认为,政府出台的企业扶持政策无法在短期内见效,2015年法国经济将继续在痛苦中喘息,其经济增长将低于欧元区的平均水平,继续位于德国和英国之后。经济学家圣保罗亦主张坎坷复苏的观点:经过两年有悖中产阶层意愿的税政改革,财税政策远未净化,财政赤字将居高不下,通货膨胀本月为零甚至负值,总之,法国经济在2015年不可能走得太远。

如果欧元体制问题是法国经济困顿的重要因素,那么22日在法兰克福举行的欧洲央行会议直接影响到其经济前景。

在圣保罗看来,欧委会已被自己促成的低利率所绑架——既然低利率并没有达到激活欧洲经济的初衷,各国政治压力有增无减,欧委会就无法对法国进行财政纪律约束。根据他的分析,欧盟委员会今年会拿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隆的改革法案作借口,对法国的财政赤字和国债状况继续装聋作哑。然而,即便免于欧盟制裁,法国政府还是受制于低利率:万一利率提高,其国债压力将呈爆炸性增长,为避免这一局面,政府唯一的出路是继续严厉的财政紧缩。

圣保罗还认为,央行赎回各国主权债的措施对维持低利率作用重要,但它不是万能的——将赤字货币化会令欧元成为弱势货币,从而降低欧元计价交易的盈利能力,在这点上,首先德国人就不会接受。按照他的思路,央行如果既收购主权债又要避免欧元成为弱货币,利率上升将在所难免。

由此看来,低利率成了欧元区的一枚“阿斯匹林”,可以缓解经济不振的痛苦却无法根治。为法国和世界多家媒体撰写经济分析的帕斯卡·伊曼纽尔·戈布里的观点更为激进。他说:“在2015地平线上,我见到一团乌云,那是欧元。要根除体制弊端,解散欧元体系从长远看或许是最好的办法,但在短期内又必然造成灾难性后果。”

天津土豆子

石家庄中胡

湖南高端女装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