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阿里10亿收购杯具了网上卖处方药或放开

发布时间:2020-02-19 04:10:19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文/刘砚青

“阿里巴巴这下可谓是杯具了!”5月28日,就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不过两个小时,一家医药电商的负责人在微信上发出这样一条评论。

今年年初,阿里巴巴花费10.37亿元收购了中信21世纪(0241.HK)54.3%的股份。业界分析指出,阿里之所以会做出这样一项大手笔的收购,看中的是中信21世纪旗下河北慧眼医药科技公司95095医药销售平台于去年11月获得的那张第三方网上药品交易资格证。可是就在阿里巴巴天猫医药馆名正言顺地卖药不过4个月之际,由国家食药监总局起草的这纸《征求意见稿》,不但将第三方交易经营平台的审批放宽,甚至还提出凡符合规定的互联网经营平台都将可以售卖处方药了!

处方药或可网上售卖

一直以来,出于用药安全方面的考虑,国家对于互联网售药有着十分严格的规定,其中处方药(编者注:处方药指那些必须持有医师处方才可购买的药物。这类药品通常具有一定的毒性或其他潜在影响,因此对用药方法和用药时间都有特殊要求,需在医生指导下服用)更是完全禁止销售。国家食药监总局于2007年颁布的《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采用邮售、互联网交易等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换句话说,即使是拿到《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的合法医药电商也禁止销售处方药。

不过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化妆品监管司司长李国庆早在去年10月谈到规范互联网售药问题时就曾公开表示,从市场发展的角度来看,这项禁令迟早会被打破。“目前网上只能销售非处方药,不能变相销售处方药。这条政策将来肯定会逐步调整。网上售药最大的潜力不是销售非处方药,而是销售处方药。”李国庆说。

他当时对《中国经济周刊》透露,由于老的药品流通管理办法已经远远不能适应现在的形势要求,因此国家食药监总局正在研究制定一份关于规范互联网药品交易的管理办法。

果然,这份于半年之后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在第八条明确指出:“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应当按照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处方的标准、格式、有效期等,应当符合处方管理的有关规定。”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这则《征求意见稿》能够顺利落地,那么在不远的将来,网上不得销售处方药的禁忌将被彻底打破。

“现在政府的办事速度真是给力!”中国最大的医药电商之一、广州七乐康药业连锁有限公司(下称“七乐康”)董事长石振洋对《中国经济周刊》感叹,“今年4月,国家食药监总局领导来七乐康考察时,曾经透露了网上销售处方药可能开禁等多项利好,但我们万万没想到政府的办事效率竟然如此之高!”

医药电商将迎爆炸式增长

从国外经验看,网上药店销售处方药的确是大势所趋。石振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目前美国处方药在网上的销售份额约占30%,而欧洲一些国家甚至占到90%。

“这则《征求意见稿》恐怕是国家食药监总局近期发布的所有政策和征求意见稿中,步子放得最开的一个。”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998.SH)业务总裁耿鸿武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时表示,“它非常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精神,这项打破重重壁垒的政策一旦落地,将会给医药电商带来巨大利好和广阔的发展空间。”

除了批准销售处方药之外,这项政策的另一个亮点是将审批权放开。耿鸿武告诉记者,原来想要在网上经营一家药店,必须要有国家审批的B2B、B2C营业执照,即《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但是现在政策提出,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只需要取得食品药品经营许可或者备案凭证即可。“随着审批条件的放松,网上药店的经营门槛将大幅降低,未来将会有一批有条件的药店和药品生产批发企业进入到医药电商的行列中。”

中投顾问医药行业研究员许玲妮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受政策束缚等影响,目前我国网络售药平台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尽管互联网售药平台说起来应以药品经营为主,但如今这些平台上,无论是食品、保健品还是医疗器械的销售比重都远高于药品。“目前网上药店经营的非处方药只占所有上市药品品种的25%。因此网上药店也就失去了一大部分药品市场,使得网上药店难以形成较大的药品经营规模。”许玲妮说。

“我们国家网上销售的药品量还不到药品销售总量的1%。”石振洋告诉记者,“从七乐康自身来看,目前医疗器械、计生用品、美瞳、保健品、药品是我们的五大业务板块,收入比重大概各占20%。”他预测,未来我国网络销售处方药的市场份额将至少要占到处方药总量的50%。“目前我国处方药市场大概有4万亿,如果将来处方药能够开放到网上销售,至少会产生2万亿的市场;另外从用户角度分析,随着80后年龄增长,网上消费药品的比例也会逐渐增加。”在他看来,由于消费者在网购时习惯搭单购买,因此《征求意见稿》一旦落地实施,将在无形中提振保健品、计生用品、医疗器械、食品等其他相关产品的销量,医药电商的业绩将会呈几何倍数增长。

“中国处方药的市场份额是非处方药的3倍多,但处方药市场基本被医院占据,导致处方药毛利高、价位高。若这块蛋糕被切开,整个市场前景十分可观。”石振洋说。

破解高药价难题

“我认为这则《征求意见稿》是我国从2009年推行医改以来,针对以药养医和高药价问题所提出的最有力的破解政策。”一位互联网医疗领域的从业者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我们过去想了很多办法试图解决以药养医这个问题,但总是找不到好办法。《征求意见稿》实际上是从一个新的方向建立起一条更有效的破解路径。”

“为什么成本只有一块钱的药片到消费者手里会变成10块钱?就是因为太多人要在这个过程中牟取利益。”在这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尽管原来那些办法也都在试图打破医院和政府对药品的垄断与管控,但由于这些措施或多或少会影响到各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因此执行起来总是困难重重。

“谁都不愿意动自己的奶酪。所以与其让管理机构和医院革自己的命,不如重新建立一个药品购销体系,让药品通过互联网经营平台直接向消费者出售。”他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完全的、透明的竞争市场,随着网络售药管制的逐步放开,会有越来越多的经营者加入到这个竞争市场。“由于消费者可以通过网络横向比较药品价格,再加上网上渠道能够缩短企业销售的中间环节,降低销售费用,因此这项政策会帮助药品价格逐渐回归市场合理价格。”

“我们现在总提‘市场倒逼’,其实这项政策也是一样,如果这份《征求意见稿》能够落地,那么就可以通过市场倒逼的方式,打破相关大医院、药企及地方政府在药品招投标过程中实施垄断并抬高药价的行为,让原来不合理的药品定价体系无法再维持和生存,切实降低药价。”他对《中国经济周刊》再三强调。

药师短缺带来处方安全担忧

网上药店审批权放松、可销售处方药,这项政策在激励医药电商发展的同时,也给不少人带来一些担心:药品质量和处方安全如何保证?

尽管《征求意见稿》提出,凡在互联网上销售处方药、甲类非处方药的,必须建立执业药师在线药事服务制度,由执业药师负责处方的审核及监督调配,指导合理用药,但是由于执业药师缺口巨大,加之消费者购买处方药多为急需,所以执业医师在线提供药事服务的可行性和效率备受关注。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官方网站的数字,截至2014年5月底,全国累计有28万人取得执业药师资格。国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尹力曾在2012年解读《国家药品安全规划(2011—2015年)》时指出,全国取得执业药师资格的药学技术人员在药品生产、流通、使用领域的分布各占约三分之一。由此可以推算出,目前我国分布于药品使用领域的执业药师不会超过10万人,而他们其中大部分都供职于医疗机构,无论是线下零售药店,还是互联网线上药店,执业药师数量都存在着严重短缺。

针对这一问题,许玲妮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随着信息化技术的发展,执业药师可以通过视频等现代化通讯方式为病人提供在线诊断,在经过症状判断之后,指导病人用药,确保用药安全。

“说实话,这项政策刚一公布,把我们也吓了一跳,谁都没想到这一步会迈得这么快、这么大。网上药店的监管比线下实体药店更加复杂。尤其是在我们的社会诚信体系还不够健全的情况下,政策的放开可能会引发一些新的问题。”耿鸿武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特别是当医师多点执业进一步放开之后,如何在网络上对处方、医师和药师的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管和规范应该是政府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另外,现在药监局的人员配置和监督力量也很有限。一位药监局局长曾告诉过我,他所在的局内负责监督辖区药厂、药店和饭馆的工作人员只有4名,每次出去执勤还必须是双人执法,即便按照每天走访20个商家计算,如果把区域内所有管辖点都走访一遍,他们需要三年时间。所以说在这种监管方式之下,我觉得想要确保互联网药品销售的安全性和真实性,难度还是很大。”耿鸿武说。

仪器仪表试验机

输送钢管管体试验方法

无缝气瓶卸阀试压倒水机参考参数

济南爆破压力试验机生产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