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家还有电话吗

发布时间:2020-03-04 11:04:33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日前,工信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发布10月份通信业主要指标完成情况,数据显示,全国固定电话普及率为18.6%,移动电话普及率为93.5%,差距悬殊。记者调查九江本地市场发现,无论是批发还是零售,固话的销量均不理想。多数商家表示,现在固话消费者多为老年人,偏爱拨号键数字偏大,来电铃声及通话音量大的机型。

固话卖家少之又少

记者来到九江四平家电询问固定电话销售商家,现在家电商场里很少有卖固定电话的了,你到太平洋数码城里上找一找。一位商家说。在数码城的固定电话销售区域,记者看到商家一般仅引进四五个样式的固话,有些固话被摆放在十分不显眼的位置,有时不向商家询问根本找不到。我们现在主要销售手机,固定电话就是捎带着卖一卖,现在来买固定电话的人毕竟少,所以我也不会拿太多的货。店主邓先生告诉记者,他做固话销售生意已经1年有余,固话仅仅是自己生意的一小部分。每天销量好的时候能接到10个一笔的单子,但这么大的单子毕竟是少数,有时候一连好几个月都接不到大单。记者又连续走访多个摊主,他们均表示固话生意不好做,仅仅作为一个副业。

除了数码城,现在九江能买到座机的地方就只有各大通讯运营商的营业厅里了。在一家营业厅里,记着看到,两部座机被放到很不显眼的地方,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附赠的,并不支持单独购买,现在只要办理我们特定的包年网络业务,可以赠送一年的座机费用和这种座机。但是这位工作人员也介绍说,虽然推出这样的业务,但是依然很少有人愿意领走座机,大部分用户选择我们的网络服务,最后走只拿走了一个电话号码作为帐号,座机他们并不需要。而即使有单位,也大多都是单位的批量购买,以家庭为单位的购买行为几乎看不到了。

记者随机做了一项街头调查,询问20位年轻人。其中15位市民表示在办公室使用固定电话的频率会远远高于家中,但已经超过1周没有使用过家中的固定电话,另外3位市民表示已经超过1个月没有使用家中的固定电话,并且在单位也很少使用固定电话,2位市民表示家中没有安装固定电话。

座机劣势显露

与手机相比,固话具有辐射量小,永不关机的特点。一业内人士称,固话被市民抛弃的主要原因是除了话费并不比手机便宜外,使用者还要缴纳座机费,如果能降低话费或取消座机费,也许会给固话市场带来生机。

九江电信目前收取的固话月租费为18元/月,但是办理包月服务可以免去月租费用。事实上,固话月租费已收取几十年,当年投资的设备网络等,应早已收回成本,没理由继续收取月租费。随着移动通讯和网络的迅速发展,电信用户正在逐年减少,使用手机、微信、QQ、微博等方式联络聊天已成大众选择。在手机人手一部的情况下,固定电话的作用越来越小了。即便是免安装费,很多家庭用户也选择放弃,即便出现了移动座机这样的产品,也不能挽回它的颓势。

现在在九江,除了单位,很少有新入住的家庭购买安装固定电话,还有不少原来装有固定电话的家庭也逐渐拆除了话机。越来越隐形的月租费只是座机用户变少的一个原因,手机功能的强大才是人们通讯观念改变的最大原因,除此之外,固话的隐私性也成为很多人不愿继续使用的原因之一。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都记得一本又厚又大的书,那是九江荒页,和现在的黄页一样,那时候的黄页上有着城市职能部门的电话号码和地址,而在这些之后,是按照姓氏排列入册的私人住宅电话。

逐渐消失的风景

和公用电话亭一样,随着通讯时代的革新,一手握听筒一手绞着电话线和那头闲聊的姿态或许将成为一种回忆,电话也终将成为复古的摆设。饶是如此,很多九江人还是忘不掉当初家里电话接通的喜悦。

最初的电话,对于普通九江老百姓来说,是奢侈品,高昂的初装费和深不可测的电话费,让电话机成为客人评判家里是否小康的初步标准。

我家那时候在九江算是最早一批装电话的吧,小余是个80后,在他的印象里,上世纪90年代初九江开始兴起电话潮,初装费好像是800元还是600元,这对于那时候九江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安装电话的那天,有很多邻居特意聚集到小余家门口往里看,那时候我就在想,我家装了电话,可是我打给谁呢?同学家里大多都还没有安装,小余说自己怀里揣着炫耀的小心思却无处宣泄,心理怪怪的。

后来随着安装电话的人家越来越多,小余又找到一个别的乐趣,我喜欢在爸妈不在家时,偷偷给同学打电话,就是瞎聊,有一次我妈去交了电话费回来把我狠狠修理了一顿,那个月家里的电话费200多。在那时候,200块足够我一顿狠打了。

小余说,现在在他的家里并没有电话,原先给他带来欢乐带来忧愁的电话被留在记忆的老房子里。老房子不能住了,我们数次搬家,第一次搬家的时候,爸爸还是把电话迁来了,但是后来发现根本没啥用,就在下一次搬家时取消了。对于他来说,电话是一个记忆,他曾经握着电话听筒和同学激烈地讨论着足球比赛,也曾偷偷从电话里偷听定制的节目。好像是叫什么168,是个娱乐平台,有笑话啊情感散文啊,收费很高的。其实想起来比起现在的网络段子,那个差太多了,但是那时候就是十分吸引人。也就是它,不知道骗走了我多少电话费。所以后来家里的电话被取消,他还是有些说不上来的失落。

这个固定电话带给了我们很多回忆,但是现在确实没啥用,放着又是座机又是线占地方,撤销又觉得舍不得。小余说,他马上要和媳妇搬新房了,在他的家里将不会有固定电话,我想对于下一代来说,他们的会议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我的回忆就让它成为我的独属回忆吧。对于正在消失,或者注定被淘汰的东西,我不会强求。

(■本刊记者 周慧超)

烟台制作西服

济南职业装定制

济南防静电工作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