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格栅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格栅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费穆最佳影片过春天深港双城记水客的别样青春

发布时间:2020-12-21 16:44:32 阅读: 来源:钢格栅板厂家

原标题: 费穆最佳影片《过春天》:深港“双城记”,“水客”的别样青春

为期10天的第二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圆满落下帷幕。本届电影展收到了1200多部电影,最终来自25个国家和地区的55部优秀电影作品脱颖而出,在这座平遥古城中散发出电影自身的魅力。此外,学术活动、产业论坛等也吸引了不少国内外友人参加交流。

从去年首届平遥电影展的哀怨不断到今年的好评满满,可以看到贾樟柯的“平遥江湖”终于落地,且不断发展壮大。“我明年应该可以坐下来看电影了。”贾樟柯很高兴看到这个城市在今年有了很大提升,也相信未来会有更大进步。

为了让世界了解更多的中国年轻导演,平遥电影展选择了多部年轻导演新作进行展映。其中有一部由国内年轻女导演白雪执导的作品《过春天》在映前交流时,吸引了贾樟柯到场支持,并受到了极大的肯定。

平遥电影展期间,《过春天》每场放映都是座无虚席,落幕后掌声雷动。而后更是加映一场,场馆外满是等待的观众,足见影片之优秀。

这部由田壮壮监制、白雪执导的《过春天》一路以口碑制胜,最终获得了2018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双料”奖项。

而在此之前,《过春天》还入围了第43届多伦多电影节“新发现”单元,并作为该单元开幕影片进行全球首映。《过春天》也是本届多伦多电影节该单元首次出现的华语开幕影片。

《过春天》将背景聚焦在深圳、香港两地,由于特殊的地域关系,当地滋生了不少“水客”生意,每天穿梭在两城之间。16岁单非家庭的女孩佩佩为实现与闺蜜去日本看雪的愿望,偶然机遇下使得“水客”成为自己的另一个身份。青涩的内心被冲动点燃,由此佩佩展开一段冒险“走水”的青春故事。

2018平遥国际电影展期间,《过春天》这部影片成了广泛关注的“网红”。

2万多字采访记录,“创作者应当有责任心”

《过春天》为什么受到了不少好评和喜爱?这自然离不开导演的用心与严谨。

《首席娱乐官》在采访导演白雪时得知,为了创作好这个故事,白雪花了两年的时间往返于深圳和香港之间做调研,并写了有2万多字的采访记录。

“故事发生的地方,我基本都自己去看、去采访。我认识了几个爸爸是香港人、妈妈是内地人的女孩子,去跟她们聊;采访了各个年龄层跨境上学的孩子,包括他们的父母。我还跟海关、缉私局等工作人员聊,跟普通水客聊……”

白雪认为虽然自己采取了一种创作的“笨办法”,但是从真实的生活当中去提炼素材,这是她自己比较习惯的一个创作方式,能使创作更关照现实、更有诚意,“我坚信生活的真实是好作品的基础”。

监制田壮壮认为《过春天》能成为一部有诚意的影片,离不开白雪的用心和对生活经历的独特感知:“主人公的经历是她通过大量的采访、调研编织出来的,她有一些对电影很好的直觉,内外环境对她的打磨也带来一些帮助……”

《过春天》的创作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白雪戏称“每天的心情都像是坐过山车”。有时会生出放弃、消极的念头,白雪就会重新翻看采访记录,“在采访中听到的那几个单非女孩背后的故事很打动我,她们就是我创作过程中最大的动力。因为心疼她们,我就想多难也要把这个故事拍出来、讲出来”。

“既然我知道了这种故事,错过它就是我的不对。”怀着一种责任感,白雪想要让更多的人感受到,这群特殊背景下的孩子们身上带着的这个时代独特的风格,关注到这个时代变化下的群体。“我认为创作者应当怀揣责任心,对这个社会负责。”

“她很真诚,也很用心,更重要的是她的责任感,不仅是对作品本身,还有作品对社会的影响。”这是《过春天》制片人孙陶欣赏白雪的地方。

加映场结束时,小官在剧场毫无疑问地又碰见了白雪,当时她身边围着几个热情的影迷。听完了影迷的提问,白雪耐心地与他们一一交流。

聊到这里,白雪很开心:“我也是有影迷的人了!”小官在她的表情中看到了感动以及更多的热情,相信她会为观众带来更多有诚意的作品。

“每个阶段创造最合适的作品。”

《过春天》最开始名字是“分隔线”,但白雪认为“分隔线”这个词太硬。后来在万达放片时,同事随口说要不叫“过春天”吧,便正式改名。“‘过春天’这个词很有诗意,还略带忧郁,非常适合16岁女孩那段曼妙的成长旅程。”从现状看,白雪觉得她需要好好感谢这位同事。

另外,《过春天》的英文片名为“The Crossing”,白雪将它解读为跨越。“我觉得对人生来说,有很多这样的春天需要去渡过;对于不同年龄层的朋友,心里都有需要去跨越的东西。”

《过春天》讲述了横跨香港和深圳的双城故事。关于这样一个表达冲动,白雪表示,印象中除了张暖忻导演的《南中国1994》、李睿珺导演的《路过未来》,没有更多电影去真实反映深圳这个城市的故事,“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和这个我熟悉的城市有关联”。

继创作了《卡门》《谁回谁家》《绑架面疙瘩》三部短片之后,《过春天》是白雪的第一部长片电影。虽然对这部处女长片的某些部分略有遗憾,但在完成度上,白雪觉得目前打造出来的《过春天》是自己现有条件下能做到的满意成果。

“开始创作时,我尝试拔高自己思想境界的深度,但并不适合当下的我。我认为每个创作者在不同阶段都有着不同的思想深度,所以要在每个阶段创作最适合自己的作品。”

谈到《过春天》所包含的意义,白雪更希望让观众能够在看完影片后获得成长,“电影虽然聚焦一个女孩的青春成长故事,但我觉得不是只有青春才会成长,在每个年龄段都会有心境的变化”。

至于影片更深刻的意义,白雪认为像“走水”是当下深港地区比较现实的事情,“每一代创作者都应该有他们独特的视角和语言,记录属于自己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留下自己的深刻印记”。

显然,通过《过春天》这部作品,白雪想要表达的不仅仅是青春成长,她还想以佩佩的经历为切入点,在这个时代切上深深一刀,令社会背后的故事表露无遗。

“遇到一个好团队很重要。”

除了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两个重要荣誉,白雪觉得这次《过春天》的创作过程中,自己还收获了一帮志同道合的电影小伙伴,“这是一笔属于自己的巨大财富”。

像是颁奖晚会上一样,白雪对每一位为《过春天》付出过心血的小伙伴表示了深深的感谢:“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过春天》。”

白雪回忆当初筹备阶段花了很长时间,虽然跨境拍摄遇到了不少困难,但是因为整个团队非常专业、用心,“我们整个创作过程都是非常轻松的状态”。

下一次作品又是一次新的旅程,又是一次从无到有的创作过程。白雪希望下一段创作旅程还能拥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遇到一个好团队很重要,因为大家的心是在一起的,力也会往一处使,会呈现出更优质的作品”。

说到监制田壮壮,白雪认为田壮壮老师对青年导演的帮助就是好监制的标准,“他给了我很多建议指导,但他并不干预我做决定,他让我能够慢慢成长为一个有独立担当的成熟导演”。

片中每个演员都很适合他们的角色,白雪觉得能遇到这些好演员是自己的幸运,“因为如果演员选的不好,演得不好,这个电影就失败了”。

看到黄尧时,白雪觉得除了硬件优势,黄尧那双会演戏的眼睛更适合佩佩这个角色。经过六个月对剧本的消化,黄尧通过佩佩这个角色完美地展现出自己的魅力。

而阿豪这个角色,白雪认为孙阳有扎实的表演功底,“虽然比我想象中的阿豪帅,但他把这个角色演得非常出彩,很有味道”。

配角部分,《过春天》打动了倪虹洁、廖启智、江美仪、焦刚等老师加入。凭借对于人生以及角色的理解和阅历,几位资深演员饰演的配角也为影片填色不少。

由于剪辑师马修被频繁问起,小官特意改问也是《一念无明》美术执导的张兆康老师。除了整部影片高级的美学处理,白雪还很感谢阿康老师在细节上的用心,“像是手机壳、手机款式、造型等等,他都是根据每个角色的特点专门设计的,让你觉得花姐就应该是这样的,阿豪就应该是那样的,每个角色都变得更加饱满,也对演员塑造人物上有所助力”。

对于制片人孙陶而言,他也很庆幸遇到白雪,遇到《过春天》。最初,孙陶是被白雪的短片《谁回谁家》打动的,讲的是夫妻关于过年回谁家的思考。“这样简单的一个短片代入感很强,聚焦了当下社会最现实、最普通的问题,引起了我很大的共鸣。当时看完,我就决定要跟白雪合作,之后又在青葱计划看到了《过春天》的剧本,让我更加想要合作。”

在《过春天》剧组里,因为整个团队之间默契十足、凝聚力强,每个人都真诚用心地共同打磨这个作品,才给观众带来了现在的影片。

对话:《过春天》导演白雪

首席娱乐官:说到印象深刻的戏,大多数人都会说男女主绑胶带那一幕。除了这一幕,您还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戏吗?为什么?白雪:我现在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佩佩放鲨鱼那场戏。当时的镜头是从佩佩的侧脸慢慢转到了她的身后,然后停在那里,对岸是一片灯火以及灰灰的海。拍那个镜头的时候,因为黄尧的表演,其实整个剧组都是进入了那种有点惆怅、忧伤的气氛,包括摄影的运镜也很有味道、很有诗意。你可以观察到一个细节,镜头聚焦在黄尧侧脸时,她基本上没怎么眨眼,她的眼神也是跟着游远的鲨鱼一直看向远方的灯火阑珊。那种不知道自己归属的迷茫,黄尧的情绪投入到情景中,抓得很准,氛围塑造得很好。

首席娱乐官:为了强化佩佩的心理,影片的配乐非常适合。有朋友看完影片之后,就喜欢上了那些配乐。想问导演当时在配乐时做了哪些考量?白雪:其实最开始把所有素材交给马修剪辑时,我也把写剧本时听得比较多的电音和钢琴电影原声发了过去。我觉得这些音乐很适合这个女孩内心那些动感,马修剪辑初版时也用了那些素材定了配乐的基调。后来我和作曲高小阳讨论,根据佩佩不同的心理层次对配乐做了升级,最后就是现在呈现出来更加贴合的样子。

首席娱乐官:影片的节奏处理得张弛有度,叙事较饱满,港味也很浓。不少观众评价距离上次有这种感觉已经很久了。那您在这方面是怎么进行处理的?白雪:我拍戏一般凭直觉,不想有太多别人的痕迹。我希望我的处女作是自己能驾驭的故事,有一些新鲜的东西。所以我在视听、剪辑、音乐上尝试了一些创新,希望给观众带来一些符合当下的新鲜感受,像是现在大家说的“爽”。现在呈现出来的很接近我所想象的,这是整个团队理解我的想法之后共同努力的结果。

首席娱乐官:那您有没有什么喜欢的某类电影题材、风格?之后的作品创作会尝试这样的吗?白雪:我自己之前很喜欢李安、是枝裕和这类聚焦家庭的作品,但我现在创作的喜好更偏向于有力的片子,像是《边境杀手》这样的。我觉得自己不太会被文艺片、商业片局限,像是《过春天》好像没有在文艺片、商业片有很大的界限。

首席娱乐官:这次创作过程十分融洽,那您之后会不会再跟黄尧、孙阳他们再合作?白雪:肯定会有再合作的机会,但我觉得还是要看后面创作的具体角色是否合适。我觉得电影的casting部分很大程度上影响作品的成功。我对他们俩有更大期待,我希望他们能跟各种不同导演合作,尝试各种不同类型的作品。他们有很大的塑造能力,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我期待他们日后更加大有作为。

郑州自带考场的驾校

湖北黄金麻

不锈钢加热管

集美同安高新项目申报